田封义几句,会议才得以继续进行。

想想也是:这位方正刚市长可不是前两任市长田封义和钱惠人,而且对钱惠人此前代表文山市政府和伟业国际集团签下的两个股权合同都有保留。伟业对山河集团的收购,方正刚认为是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国有资产的流失;伟业对国有大型企业文山钢铁的股权受让,方正刚的公开评价是:这是战略决策上的失误,既没看到钢铁产品的上行趋势,也和文山未来钢铁立市的定位相悖。正因为如此,方正刚才说动石亚南,在原文山民营工业园的基础上启动了城南工业新区,拉着原本做电力设备的宁川著名民营企业家吴亚洲为主担纲,一举上了四大钢铁项目:二百五十万吨的铁水,二百三十万吨的炼钢,二百万吨的轧钢,二十万吨的冷轧硅钢片,还配套上了一个热电厂和一个焦化厂,统称六大项目,总规模已大大超过了伟业旗下的文山钢铁公司。
白原崴笑道:“哎,哎,这你就别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从理论上说,再凶的兔子也不会吃掉狮子。只有当狮子老了死了,兔子才会跳上来啃咬狮子的老皮老骨头,你说的是不是这个?记住,我这头狮子还很健康,既没老,也没死!”
白原崴笑道:“你警惕性也太高了吧?老田也不是在我这里腐败掉的嘛!”
白原崴笑道:“你们可千万别这么说,什么伺候不伺候,我们又不是老爷!”
白原崴笑道:“未必,老田有一句话我很欣赏:别管是片儿汤,还是面条汤,只要汤汤水水灌下去,就不可能没点效果!明丽,你对老田一定要多尊重啊!”
白原崴笑道:“章书记,说到底,我们这些投资商也是为人民服务嘛!”
白原崴笑了,“别逗了,跟我的车走,我们共进晚餐!”说罢,电话挂了。
白原崴笑了起来,“那当然,我们既然已经全面控股了文山钢铁,决定把今后几年的战略重点摆在文山,就要做文山最大的慈善家,建立企业形象!哦,小雅,今天就是个机会,他们的市长方正刚马上要过来,这个慈善家就由你来当,你在我和陈总谈正事前,先向方市长宣布一下吧,为正式会谈敲个开场锣鼓!”
白原崴笑了起来,“我准备付出的最大损失只是一截手指!我想好了,从即将发行的二十亿可转债里拿出三五个亿,最多不超过五个亿,其余的资金就按亚钢联的模式办,在文山政府的主导下,向全省乃至全国各银行搞授信贷款嘛!”
白原崴笑了笑,“明丽,你对方正刚还挺有感情嘛,先想到了他的危险!”
白原崴笑问:“为什么?如果不是要等方市长,我还真想下去踏踏雪哩!”
白原崴笑着打哈哈说:“可能真有点神经过敏了,我怕你跟方正刚私奔!”
白原崴笑着纠正道:“这个绝境可不是我制造的啊,是吴亚洲的亚钢联和方正刚自己制造的。我只是不愿给它输血,算见死不救吧!话又说回来了,我们凭什么一定要救呢?方正刚春节吃饭时还英雄得很哩,不愿给自己留条退路嘛!”
白原崴心里不由得一动:这个林小雅真有洞察力,把问题的本质点透了。是的,没有他风风雨雨中的一路冲杀,哪有陈明丽的今天?陈明丽就算忠诚也是利益使然。于是,带着赞赏的口气说:“有些道理啊!小雅,没想到你还给我上了一课,让我从一个新角度理解了忠诚。不过,既然是狮子和兔子的合作,兔子的忠诚与否就不太重要了,她忠诚也好,不忠诚也罢,都不会对狮子构成威胁!”
白原崴心里恼火,脸上却很平和,“明丽,看你说的,又想到哪去了?”
白原崴心里清楚,圈套设下了,一切已不可挽回了,便对孙鲁生说:“孙书记,请你来主持吧!”看看会场,又补充了一句,“今天这会股东到得真齐啊!”
白原崴心里有数,感叹说:“文山风声紧起来了,搞不好要出大乱子的。省银监局发了风险警告,全省各商业银行停止对文山新区钢铁企业的贷款,上门讨债也开始了。如果不能马上找到资金,亚钢联的不少在建项目只怕都要停工了!”
白原崴心里有数,料定一场风波免不了,也没和汤老爷子多啰嗦,到董事席上坐下后,马上宣布开会。伟业控股的二十亿可转债议案报上登过,股东们都知道,没必要再多说,但白原崴还是做了些说明,一再强调这是为了公司长远发展考虑。田封义一点数没有,还以为这是开市长办公会呢,不知轻重地插上来说了一番。汤老爷子手下的女经理方波挺不客气,冲到董事席前责问白原崴:这位姓田的是不是伟业控股的董事或股东?如果不是,就请他闭嘴。气得田封义拍起了桌子。方波存心来闹事,桌子拍得更凶,会场上顿时充满了火药味。汤老爷子被迫起身干预,厉声喝止了方波,又安慰了田封义几句,会议才得以继续进行。
白原崴心里有数:看来这位汤老爷子和海天基金是准备闹点新闻了!遂自嘲道:“这么说,这汤老爷子还真不是省油灯啊,我们想到没想到的他都想到了!”
白原崴心想,你懂个屁,商场如战场,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狐狸和狼的关系永远不可能搞好!嘴上却说:“是啊,田书记,希望你帮助做些工作嘛!”
白原崴醒过神来,又回到了工作话题上,“哦,明丽,我在想啊,银山可以成为我们手上的一张牌,用来声东击西打文山,所以宋市长还是得见一见!”
白原崴严肃起来,“不是开玩笑!站在长淀湖边看地时我就这么想了,现在你也这么说,我的想法更坚定了!就搞个欧洲小镇式的房地产项目,项目名字可以叫莱茵河畔,或者北欧风情之类的,小雅,你好好琢磨一下,提点设想!”
白原崴眼里蒙上了泪光,“是的,十八年,我现在真是不敢回忆,也不忍回忆!有时我甚至想,如果你是我的老婆,小……小彼德是我们的儿子该多好!”
白原崴摇了摇头,“教授啊,你是不是太偏激了?这是合法融资嘛!纵观全球证券市场,融资都是其主要功能之一。作为投机炒作者,您老和海天基金似乎缺少一种正确的投资理念!”将面孔转向股东席,“各位股东,在这里我代表伟业控股董事会再次向你们和全国投资者承诺:二十亿可转债我们将全部投入到文山钢铁主营业务,明年一定会给投资者一个满意的回报,希望大家理解支持!”说罢,和气地对汤老爷子道,“教授,我们是不是进行下一个议程,开始投票?”
白原崴摇了摇头,“离开的话你不要说,必要时由我说,这样比较主动,也不会让陈明丽起疑!你可以一走了之,我呢,毕竟还得和陈明丽继续合作嘛!”
白原崴摇了摇头,“银山不是文山,搞钢铁纯属跟风,我不是太看好!”
白原崴摇头笑道:“方市长,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吧?如果连吴亚洲和亚钢联的资金状况都不清楚,你就敢支持他做这盘大买卖了?实不相瞒,我和伟业这阵子研究过吴亚洲和他的亚钢联,他们自有自筹资金总量绝不会超过十五个亿!”
白原崴摇头笑道:“这可不一定,小雅,投资这潭水很深,有些事你不懂!”
白原崴也不客气,一个电话叫来了集团资产部负责人了解情况。这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