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嘛,阿姆斯特丹可是欧洲的色情

原崴苦苦一笑,“明丽,你是不是真被方正刚勾去了魂,要不顾一切为文山殉葬了?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当真了解文山这个黑洞吗?当真以为这二十个亿填进去就能救活这堆钢铁吗?这二十个亿可是股民的钱,我们要负责任的!”
白原崴苦笑不已,“教授,您的固执真让我无奈,是不是再放一遍录音?”
白原崴苦笑不已,“时下的干部中酒囊饭袋是不少,可姓章的这老小子还真不是酒囊饭袋。否则我们受骗上当就应该有利润了。你还说我被中国特色修炼成精了,章桂春不也修炼成精了吗?比我修炼得还到家啊,搞得我一败涂地了!”
白原崴快乐地笑道:“方市长,如果我们在吃进二轧的同时投资新区呢?”
白原崴乐了,“哎,哎,小雅,你说什么?搞个欧洲小镇?房产项目?”
白原崴乐了,“好,好,方市长,来,让我们为你的明智和理智干一杯!”
白原崴乐了,“好啊,田书记,你真要做了老爷子的研究生,咱们可就是同门弟子了!哦,对了,我们省委于华北前几年也跟着老爷子读了个经济学博士!”
白原崴立即敏感起来:在这种泰山压顶的时候,方正刚怎么突然跑到宁川来了?他来宁川干什么?是不是冲着伟业国际来的?如果是冲着伟业国际来的,怎么不直接找他这个董事长,而是请陈明丽喝咖啡呢?这位市长先生是不是想从陈明丽身上打开突破口,让伟业国际入驻文山钢铁新区,收拾吴亚洲和亚钢联铺下的烂摊子?白原崴真想拦下陈明丽问个清楚明白,却知道办不到。为银山的那个倒霉项目和林小雅,陈明丽正一肚皮气,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示威似的走了。
白原崴灵机一动,“可以啊!小雅,我们拿点钱出来好了,两百万吧,在文山慈善基金会里搞一个扶困救助项目,你具体张罗,让党委田书记牵头好了!”
白原崴略一沉思,“那好,就这么定了,我们就在这里搞个欧洲小镇吧!”
白原崴马上叫了起来,“章书记,项目下马可不是我们的责任造成的!您这话要不是开玩笑,那我们也得较较真了,根据协议,项目报批应由区里负责!”
白原崴忙摆手,“NO,NO!明天继续和章书记谈钢铁,这事提都别提!”
白原崴忙接了上来,“哦,方市长,你不说我还忘了呢!”看了对面的林小雅一眼,“林主任啊,你先代表我和陈总把我们集团的一个决定宣布一下吧!”
白原崴忙起身敬酒,“章书记,那就太谢谢您和市委了!就冲着您今天带伤来接待我们,我和伟业国际集团就认准银山了!而且还不问你要政协委员!”
白原崴忙阻止,“哎,哎,陈总,这种不文明的顺口溜你也能说出口!”
白原崴没办法了,只得苦笑着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小雅,我这不是为了省点事嘛,免得你又胡思乱想!刚才的情况我和你说了,陈明丽正在气头上哩!”
白原崴没当回事,“早几年国家有关部门还说电力过热呢,说准了吗?根本不对!现在四处闹电荒,我们集团不少企业都受了影响,尤其是宁川的企业!”
白原崴没好气地道:“开就开吧,人家这监事长得在股东会上宣布嘛,早一天宣布了,她就能早一天管教我们了!”又不无忧虑地说,“明丽,孙鲁生难对付啊,你现在不骂田封义了吧?也真太可惜了,失去了这么好的一个党委书记!”
白原崴没回答,又站了起来,“明丽,是不是就到这里呢?该说的都说了!”
白原崴没说信不信,突然问:“明丽,我下台走时,你怎么满面泪水啊?这泪为何而流?又为谁而流?为政变的成功?为自己终于走上了船长的舵位?”
白原崴没心思打哈哈,把面孔转向陈明丽,“陈总,教授是哪家公司股东?”
白原崴勉强微笑着,敷衍说:“明丽,还是别吃了吧,大家都很忙嘛!”
白原崴明白是咋回事了,心想,这老小子可真会玩,还让贝娄贝引路,是有点过分了,影响不是太好嘛!他去这种场合都是独往独来。可这话不好在陈明丽面前说,便笑着敷衍道,“好,好,开开眼界也好嘛,阿姆斯特丹可是欧洲的色情之都,橱窗女郎世界著名,只要田书记多保重,别给我们进口些性病来就成!”
白原崴明知不可为仍勉力为之,当即质疑,“陈总,孙书记出任监事长我知道,改组董事会是怎么回事啊?又是怎么协商的?和我这个大股东协商了吗?”
白原崴脑子里当即闪出两个字“政变”!汤老爷子这帮人的4.06%股权,加上陈明丽手的9%的股权,和国资委掌握的37%,是50.06%,已构成了发动政变赶他下台的股份优势。不过,让他更没想到的是,政变竟会是陈明丽出面发动的,取而代之的新任董事长也是陈明丽!白原崴最初的判断是,陈明丽也许从林小雅那边发现了什么,一怒之下倒向了国有股,未来伟业国际的掌舵人将是孙鲁生。
白原崴强忍着剧痛的心和眼中盈眶的泪,在掌声的余音中站了起来,极力微笑着,“陈董事长,孙监事长,各位股东代表!我也说几句吧!只三句话:第一句话是,伟业国际有今天,首先要感谢这个改革开放的好时代,这是一个激励创造的伟大时代!第二句话,伟业国际能做到这种规模,是本集团全体同仁长期努力奋斗的结果,我白原崴要深深地感谢大家!第三句话就不太谦虚了,我很为我自己骄傲!为我的才能,我的胆略,我钢铁般的意志!天生我才必有用,我自问一下,还是有用的,对得起这个时代,对得起我的接班人!在生态竞争极为残酷的海内外商战战场上,在资本市场的非线性迷乱和全球一体化经济的大浪淘沙中,我作为船长,引领着这艘叫做伟业国际的大船平稳航行了十八年!够了!”
白原崴却没说具体设想,开始煽情造势,一副热情洋溢的样子,称呼也变得亲昵起来,不再是方市长了,“正刚,你想啊,工业新区有我们这匹识途老马加盟,拉起来是不是就省力多了?我们这个资产规模四百多亿的国际集团进驻新区,谁还敢怀疑文山钢铁立市的决心和前景?所以我说,三国时天下英雄曹刘,今日文山英雄非你我莫属嘛,我们的结合必然会创造一个改变文山历史的奇迹!”
白原崴却没注意到方正刚的脸色变化,接着刚才的话头继续说了起来,话语中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