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过扫了两眼,便叹道:“废百年旧规,立藏书新

,那敖少方还要跟他来争抢。当晚,他寝食难安,一夜不曾合眼,待天明再去寻伊人的芳踪时,才知道那个芸儿姑娘和她父亲已被敖少方请去敖家作客了。对孔一白来说,这不亚于晴空霹雳,他暴怒咆哮,诅咒愤恨,觉得天地不公,世道不公,每个人都欠他的,他身上一会儿冰冷,一会儿燥热,血管流的已不再是鲜血,而是毒液,他灌得乱醉,又哭又笑,他觉得自己真的要变成一条狼了……
孔一白激怒之下,越打越乱了章法,像只发疯的野兽般,沈芸喝道:“孔一白,你作恶多端,我今天必须废掉你的武功,灭掉你的邪气!”孔一白喘息着,嘶喊道:“来啊,我要杀了你们,让南湖楼天下独尊!”
孔一白见他此时还穷酸气十足,又好气又好笑,道:“好了,我南湖楼便做个表率,愿意接受你这石碑!”方文镜一拱手:“如此多谢了!”顺手揭开红绸,顿时,台下有人高声念起来:非上上智,无了了心。
孔一白见她如此搪塞,脸色沉下来,冷笑道:“你放心,他杀不了你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勃郎宁手枪,硬塞进茹月的手里,“拿着,弹匣里的子弹是满的,跟谢天见面的时候,你知道该怎么做。”
孔一白接过扫了两眼,便叹道:“废百年旧规,立藏书新风,写得好!尤其这条,藏书者非个人藏书,乃是为天下民众所藏,各楼应择日,许民众随意登之。太好了,各书楼要是全按你的公约去改造,我看不出两年,嘉邺的藏书、教育都会兴旺发达。”
孔一白看起来有些沮丧,摇摇头说:“不知哪儿出了问题。子轩,你要好好劝劝她,也怨我从小太溺爱,她这小姐脾气发作起来倒是比我这个当爸爸的还大!”
孔一白看着他激愤的样子,点点头,“那……要是你妈妈果真如谣言所传,是落花宫的人呢?”
孔一白苦笑道,“我说芸儿你心太善,自以为投以桃李,别人就会还以琼瑶,可不知把他人想得太好了。没错,敖子书起先也确实为您说过话,可后来问及老太爷的真正死因,茹月说是您在莲子羹里下了砒霜,并有剩余的药粉为证,那子书便不说话了。难道其中另有内情,才使得他封了口?”
孔一白苦笑道:“就此罢手?三奶奶你说得好轻巧啊!”
孔一白拉住女儿的手,叹口气说,“你怎么能这样想爸爸呢?你是我周名伦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将来这周家的一切都是你的,爸爸怎会跟你生分?倒是你啊,现在成了敖家的人,也不再跟我撒娇,倒开始跟我见外了!”
孔一白冷冷地盯着方文镜,拳头慢慢攥紧了,终于,他长长吐了口气,道:“方先生,请到书房一叙。”看也不看几个楼主,转身走出大厅,方文镜眼睛从西风堂主、千心阁主、太月院少主的脸上一一扫过,他们显然也意识到大祸要临头了,个个面如死灰。
孔一白冷冷地盯着她,“你这是在威胁我。几天不见,我还真得对你茹月刮目相看了!”茹月只管哭着装糊涂,“我这是真心话。我怎么能背叛先生呢?”
孔一白冷冷地看着他们,道:“废话,要是这权力不能一统,还设这总楼主何用?”
孔一白冷冷地瞧着茹月,这女人的目光平静如水,全然不惧,反倒是他心头生起寒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