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点下头,说:“我也是丧女之痛,

,灯光映得几个人的脸庞都有些变形。外面,人声嘈杂,大大小小的灯笼照得院外通明。过得会儿,敖少广和敖少秋兄弟满头大汗地跑进来。老太爷的眼皮抖动了下,指着敖少广喝问:“快说!找到没有?”
孔家的护卫眼见主人被制伏,吓呆了,手里的枪都垂下来,胡林眼见几大书楼的人步步逼近,猛地向前两步,双膝一软,朝着方文镜和沈芸跪下,哀声道:“方先生、三奶奶,我义父虽然犯恶,但如今已成废人,望你们能放他一条生路,胡林愿意用这条贱命来换。”说着,泪水便涌出来,双手俯地,咚咚地磕起响头。
孔家的那个少楼主,叫什么孔一白的,还被落花宫的人弄瞎了一只眼,迫不得已只得投奔他敖家,来替风满楼修书混口饭吃。那家伙也是个人物,只惜命运有些不济,他是跟那个方文镜一起失踪的,那晚上风满楼失火,只怕跟他也有些牵连。
孔家将书一归还三大书楼,沈芸便觉得事情有异,终于找了个机会,晚上潜入太月院,将其中一盒失而复得的《闻过斋集》盗出,拿给方文镜一看,方才知道端倪,原来这归还的珍本都是赝品。因为造假的手段极为高明,以致于三位楼主居然也没能瞧得破绽来,而南湖楼孔家当年恰恰便以修书补书而闻名,在造假方面自然也是技高一筹。所以,要揭穿孔一白的阴谋,首要的事便是如何从孔家找出这些书来。
孔家少爷也罢,周大当家也罢,岂不知蜘蛛织了网后,下眉头,“怎么又不吃饭?”
孔一白的拳头慢慢松开了,呆呆地瞧着面前这个女人,便好像以前不相识,她居然能这般揣摩透他的心思。这些细微的变化当然逃不过茹月的眼睛,她颤声道:“我把自己全给了您,可您还瞒着我那么多的事。您为何要这么对我?”她说着,猛地伸开胳膊死死地搂住孔一白,喃喃地说,“我什么都不怕,就怕您冷落我;我什么人都可以背叛,就是不想背叛您,因为我的命是您给的。可是,我不想您隐瞒我,哪怕是一点秘密。因为我这辈子被人耍弄得太多了,只要您真心对我好,只要您还把我当人看,茹月这条命就是您的!”
孔一白的拳头慢慢攥紧了,目光像刀锋一般犀利,茹月却并不怕,脸上反而露出笑容,知道刚才的话击中了对方的要害,“我知道您现在想什么,您一定是想把我也杀了。”
孔一白的神情慢慢冷静下来,呼吸也变得平稳了,冷笑道:“你落花宫既然古老相传,那《落花残卷》藏在风满楼,便不会是子虚乌有的事。你们落花弟子在楼里找不出,并不代表我孔一白从中找不出。只要落花宫的弟子都归顺于我,到时间,我尚可将这残卷的口诀相授。
孔一白瞪着那只独眼狠狠地看着胡林,呼哧呼哧喘息着,骂道:“我就是把那些产业都扔进水里打水漂,也不会喂你这只白眼狼,你个畜生、混账王八蛋……”接着,就是一长串咒骂。
孔一白瞪着沈芸和方文镜,长叹一声,“我错不该对你们这些落花宫的贼子手软,致使尔等有机可乘,设下这个圈套让我好人难做,莫不成黑白便是这么容易颠倒的?”
孔一白低眉扫视,长叹一声,转身走出大厅。余下的事自有胡林去料理。
孔一白点下头,说:“我也是丧女之痛,对落花宫的人恨之入骨。你们中的哪一个又能比得了我的仇深似海?从今日起,周某就不再自谦了。各楼的兵丁都来这里报到,发枪发粮,成立团练,所有的费用都由我周家负担。”
孔一白盯着胡林,猛地脸色一变,甩手就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竟将他打了个趔趄,喝道:“混账东西,你居然能想出如此龌龊的念头,真是叫我齿冷!”
孔一白盯着茹月的神色,无声地笑了,“好了,我答应你,此事一成,你便是南湖楼的女主人了!”他说着,便抬手摸摸她的脸蛋,那手指冰凉,茹月给他这一摸,竟有些毛骨悚然,颤声说,“先生,您让我做什么事都成,唯独这一桩,便放过月儿吧!我要是去见了谢天,只怕连命也保不住了。”如今,她对孔一白产生的感觉是,混合着憎恶、厌恨和恐怖,内心唯一的一点余烬早就在那当众的一耳光后死灭。
孔一白盯着他,大笑起来,“因为我需要你的支持,你落花宫的支持。如果明日大会上,你肯代表落花宫选我孔一白为总楼主,看在你教我《落花诀》的份上,我决不会难为你。我也不会难为你的芸儿,毕竟如今的落花宫只剩下你们二人。”突然心中一荡,若是芸儿真的归顺于我,落花宫与南湖楼融为一家,岂非是我的造化!
孔一白盯着他的脸色,想从中揣摩出点门道来,点头说:“好,先不论你从前的是非,只要是归顺于我的,一切都好商量。来啊,赐他一座。”
孔一白盯着她,“因为谢天直到现在还干着伤天害理的事,芸儿,你能容得下他吗?这前后的事我不再辩解,你是个聪慧之人,自然会想明白。只求能明白一白这颗至诚之心。”
孔一白断然道:“绝没有。姑娘当年仗义执言,今日光明磊落,怎会是小偷小摸之辈!”
孔一白赶忙摇头,面上一派真诚,“不三奶奶,实话说,从前我确有此念,但这些年的磨砺,那复仇之心早就淡了,如今更是心如止水。想你也有同感,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便是时间,任你英雄无敌,终究要化为尘土,任你千娇百媚,终究是骷髅一个。我曾跟孩子们说过,十八年时间太长,长得足可以把一切都抹杀掉。”
孔一白哽咽着说:“芸儿,我如今得以重返嘉邺镇,还将我的女儿许配给你的儿子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