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要挨到子夜时分,方得清凉,

着他南湖楼的那些藏书,像盗匪般坐地分赃,孔一白心寒彻骨,暗暗发下毒誓,总有一天,他要将这些耻辱加倍还给那几个狼心狗肺的老东西。便在他悲愤难已,眼睁睁看着敖少方将孔家镇楼之宝《南湖史集》拿到手时,他听到一声清脆的喊声:“慢着!”一回头,他就看到那个如花似玉的少女竖着一根细白的手指,笑吟吟地说:“我出八百五十两!”
当时,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是个菩萨。
当她再次潜回竹林时,蝴蝶们已有一半飞去船顶。又过了能有一炷香的时候,便听得院门轻响,孔一白已经由四名随从护卫着走出来,他们径直走去岸边,上了一条船,她隐隐地听到一人叫道,好多的蝴蝶。
当天晚上,。”
轰的一声,又一个霹雳在头顶上和子轩久未吃到西餐,正有些嘴馋,自然满心乐意。只见沈芸正色道:“周先生,你喜欢用什么来招待宾客,我本无权参言。只是我等习惯使然,还是喜欢吃苏州菜。先生若是执意用西餐待客,就有些差强人意了。我在敖家多年,多少也学了些道理,君子以礼待人,何况各楼主白天已经等候周先生多时,各位前辈嘴上不说,心中还是会小看周先生,这不是别的地方,这是嘉邺,哪一家不是书香门第藏龙卧虎?我想周先生还是入乡随俗,按礼行事吧。至于你个人喜好,别人自然也当尊重,子轩和雨童两个孩子才从西洋回来,当可陪先生一起分享西餐的美味。”
记得还是个小女孩时,大师兄便曾送过她一串风铃,个个像蚕豆大小,轻轻一晃,声响清脆得像冰凌碎溅。有了那串风铃,她晚上就能在叮叮声中入睡,早上又能在叮叮声里醒来,一夜之间,耳边萦绕得仿佛全是这美妙的声响。这已是多久前的事了?那时自己还是个孩子,而现在,子轩也已长到十岁了。
家丁慌乱地说:“不好了大老爷!他们各楼的人都来了,不少人还拿着枪,说我们窝藏方文镜,要来抓他!”
家丁们便拥着两人往前走,茹月骂道:“你们这帮下看人的奴才少碰我,我自己还有腿呢!
家丁已经取了鞭子来,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大奶奶骂道:“还不给我打,下贱的奴才,平常要是早给你们点教训,你们也翻不了天!”
家丁用长长的竹竿使劲地往石墙一撑,敖家的船便慢慢驶离码头。敖子书猛地朝着父母遥跪下去,嘭嘭的磕着响头,叫道:“爹,娘,你们一定要等到孩儿回来!”大奶奶看到儿子泪流满面的模样,心疼如刀绞,差点背过气去。
嘉邺镇的赏书大会定于九月十五在风满楼举行,时隔还有几天时,敖子轩和敖子书兄弟俩便忙翻了天,筹备会场的布置,请帖的发放,客房的安排等等,事无巨细都要一一插手。往常有老爷子坐镇、沈芸的帮衬还可松闲些,如今大事全压到他们这辈儿人身上,自然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料理,但疲倦中自有一份满足感,毕竟敖家是由他们把持了。
嘉邺镇上已是老久没这般热闹了。像是吃饱青叶的虫,睡昏了去,便作成了茧,忽悠一日醒来,居然又成了蝶,翅膀一翩跹,天地便为之活泼,无限地好。
见敖子书的眼睛盯在书上就再也拔不下来,谢天道:“你看完后,告诉我一声,我三日之内给他们还回去。”
见到几个人进来,茹月和仆人赶忙退下去,敖子书的眼睛则一直盯着她转出了院门,才收回来。便听老爷子乐呵呵地说:“都来瞧瞧,这么一摆,是不是别有韵致啊!”
江南苦夏,便是太湖久在烈日暴晒下,也成一锅温汤。晚上虽肆威略减,着枕时依旧汗流奔涌,一直要挨到子夜时分,方得清凉,只是东方又快发白了。更有那惹厌而挥之不去的蚊子,一夜扰人不得安睡,生生搅了好梦。
江南这词儿在诗歌曲赋里出现多了个进到设在敖家后花园的赏书会场,一个则提前潜入风满楼相机行事。两天前,沈芸在山上的敖家老宅找到谢天时,他正准备着第二次行刺周名伦,下手的地点自然就选在赏书大会上,那里届时人多喧杂,比起防守森严的南湖楼自然更容易得手。
久而久之,身上总带着阴森之气。
久居高处寂寞了,忍不住隔镜问,谁人天下?
酒坊遥遥在前了,恍惚中,她看到另一个年轻的茹月摇着小船在前边,“她”的两颊涨得发红,眼神有些羞怯,嘴角却噙着丝笑意,含着甜蜜。“她”是那样的纯真可喜,矜持中蕴含着炽热的感情,便像那些新生的“水葫芦”,个个叶片肥嫩,圆乎乎,绿得似要溢出汁儿来。而如今的她,虽刻意保持着素净,但脸上毕竟有暗影和粉渍,便像那苇花,已失了原本的雪白,泛出黄,压箱底的绸缎再翻出来,色泽总不如新,有些潮霉气;想她跟谢天的情感,经历偌多的波折苦难,虽还是那两个人,表里却都有所蜕变,哪还像从前鲜亮?
酒工们应着:“是喽!”灶里火苗冲天。
酒窖里的雾气慢慢散尽了,躺得七倒八歪的酒工们还在酣睡中,敖少秋又饮了一口,闭上眼,细细沉醉在酒中。谢天跪下来给他磕了个头,说:“爹,我明白了!”
酒窖里雾气茫茫,人呆在里边落汗如雨,也穿不得衣衫,索性便都光起膀子。梁上,挂着的灯笼跟萤火虫样的,光不盈尺,还不及灶里的火光亮闪。
酒席上来后,大奶奶眼见这些年确实冤枉了谢天,并且想找那批书回来又非指靠他,便倒好一杯酒,走到谢天面前,主动跟他和解,说:“谢天,这么多年来骂你最多的是我,我一直说你是狼崽子,还怪二弟不该收养你,可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猪油蒙心,错怪了你。今天大娘敬你。”
就这样,他失魂落魄地回到后花园,在风满楼里躲了一个下午,却是一个字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